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澎湃h:法律如何挽回被偷走的人生p?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20-07-05 22:11:07
【字体:

ag电子游戏手机网页在线开户网址【gbh88.cc】【贵宾会.cc】客服热线【+639308758888】★贵宾会(亚洲版)★是一家正规的网上官方平台,为您提供注册、登录、客户端下载以及发布平台优惠活动信息、招商代理加盟等,是您休闲娱乐的首选网站!澎湃h:法律如何挽回被偷走的人生p?

澎湃h:法律如何挽回被偷走的人生p?

  原标题Hxbfm:法治的细节︱法律如何挽回被偷走的人生8X?

  一

  最近QNxR,农家女陈春秀在16年前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新闻引爆媒体,当人们还在为陈的多舛命运扼腕时LiFjR,另一位农家女苟晶也向媒体举报称9rmpT2,其在20年前同样被班主任老师的女儿冒名顶替上了大学O9E。陈春秀和苟晶的顶替案曝光后7SP,各个大学纷纷开始彻查eIS,迄今查出的顶替者已高达240多人z3v。

  高考可谓最严格的考试Lx,严格意在公平kw5s,因此它也是出生底层的人为数不多的改变命运的机会fQ2B。讵料竟有那么多人轻松打通各种关节Zg,随意掠走他人的成绩we4、姓名ThkZ6、档案J、学籍乃至学校kDrU,当然令人义愤难平hwY,引为大恶zoozdt。对于被顶替者而言2h7,这种行为无情摧毁了他们用多年寒窗苦读换来的命运转机MQ1,原本可以藉考上大学而重设的人生就这样被偷走yDeJ。
冒名顶替者及其帮凶当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iZVPj,但那些被偷走的人生又该如何挽回?被顶替者是否还有重返学校的机会06W,是否还能向未严格履行审查义务的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求偿LsiDI?除了对冒名顶替者以及由顶替他人上学这条利益链所牵出的受贿者2、渎职者追究刑事责任J0P,法律又还能再做些什么4XgXa?这些问题都值得深思和讨论4M3。

  二

  此番爆出的陈春秀案和苟晶案并非冒名顶替案的首例5Bi。2001年就曾发生轰动一时的ULD9“齐玉苓案cR”20a,该案的当事人齐玉苓被他人冒名顶替上了中专6a。顶替者毕业后还继续用齐的姓名在银行就职直至最终被发现,整个过程与陈春秀案如出一辙。在该案的终审判决中ljN7,山东省高级法院认为顶替者是gIgl“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Y,侵犯了齐依据宪法规定所享有的受教育的基本权利Nh”1IdRq,为惩戒这种侵权行为,判决不仅要求顶替者赔偿齐因受教育权被侵犯而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B,还要求其将冒用齐玉苓姓名期间所得的所有既得利益PzWu(即以齐的名义工作后领取的工资)都用以赔偿对齐的侵权损害seX,此外终审法院还按照省高院所规定的精神损害赔偿的最高标准ImQ,赔偿齐精神损害5万元3。

  除了与陈春秀案一样叵测的案情外2BDi,该案在彼时引起巨大反响的原因还在于——法院在审理普通民事案件时首次援引宪法D,自此宪法不再是束之高阁的政治宣示1J,而成为普通判决的直接依据CPC。在该案后QNT,有关fluzw“宪法司法化”5x、“基本权利对于民事法律关系的效力W6C9Ww”等议题在学界风靡一时X,齐案判决对于宪法条款的直接援引22NS,也被认为是具有激活宪法直接法效性的重要意义ymA5。但遗憾的是giGIA,最高人民法院在2007年废止了针对齐案作出的Hh“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宪法保护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U1FD”i,这也意味着y,普通司法判决自此再无法直接援引宪法规范判案pwbp,宪法具备直接法效性的观点同样在司法实践中被否定y4v。
冒名顶替他人上学不仅涉及他人姓名权fjz、个人信息权JIf,还严重侵犯了他人由宪法所保障的受教育权29x、公平权以及由教育权和公平权所确保的人格的自由开展S,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使最高法院2007年的批复否定司法判决可直接援引宪法规范iU5335,也不意味着基本权利就不能再通过民事E、刑事或行政审判获得保障SqOkUx,此处涉及的只是宪法条款尤其是基本权规范如何辐射至民事法律关系V,是直接还是间接的学术争议和观点分歧T43。

  对于我们思考法律如何挽回被顶替者被偷走的人生8ZLnrr,齐案判决仍具有以下重要借鉴意义XLY:其一BLWi75、被顶替者不仅可向顶替者提起民事诉讼vTlusW,同样可向违法的教育行政部门和高校提起行政诉讼;其二E3x、被顶替者不仅可向顶替者要求民事侵权赔偿kd,同样可向违法的主管教育行政部门和高校要求国家赔偿J3E。

  在上述冒名顶替他人上大学的案件中O,造成齐玉苓Gj、陈春秀和苟晶这些被顶替者人生逆转的原因bWj,除了顶替者的阴暗手段以及为其大行方便的公职人员的渎职舞弊外JdLdd,还包括教育行政部门KABIe、户籍主管部门和在法律上同为行政主体的高等学校在关键环节上的审查不严和监管不力F,这些当然也构成职权违法jFzm。

  纵观陈春秀被冒名顶替的全部过程D1,顶替者陈艳萍和其父亲几乎是打通了高考录取的整个环节p:首先是获得冠县招生办主任和邮政局局长帮忙打印陈春秀的准考证Wwtd,冒领陈的录取通知书PpRFn;其次是联合陈就读的武训中学38faY,篡改陈的档案Y0aI,将贴有顶替者照片的毕业生登记表替换到陈的档案中6h;之后又在烟庄派出所为顶替者办理虚假户籍和rv《户口迁移证ai9n》G;最后则是在顶替者入学报到后bV,通过该校教务处处长不对其进行任何实质性审核Zaf。看似复杂严密的高考关卡就这样被顶替者一一突破bo。

  附着在这条利益链上的所有渎职者当然罪责难逃A5AsJ,而处于这条招生链的教育行政部门和户籍主管部门本应在各自负责的环节严格把关ux,却都因监管不严而节节失守h7I,上述机关的行为属于行政违法,也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fpZp。

  除上述教育主管部门和户籍部门外tUC,处于上述环节中端和末端且最终促成陈春秀被成功顶替的中学和高校在本案中同样构成行政违法Z3BN。公立学校因为《教育法d0myN》K、d《高等教育法O58WW》和《学位条例Ny41f》等法律法规的授权而行使教育行政职权EWzlz,属于与行政机关一样的行政主体0C。而其在行使教育行政职权时造成相对人权益受损的XYl,也同样应承担行政违法的法律责任JcOS。

  据此La,经由对顶替入学全过程的梳理IFf9,陈春秀未来除了可向顶替她的陈艳萍及其父亲要求民事侵权赔偿外jE,还可向相关教育局、派出所及学校提起行政诉讼并要求国家赔偿MG。这一点同样由0I《国家赔偿法k》所确认QVx27,CW7“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6qJq、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4,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x”q。

  至于可获赔偿的项目和数额28lF2B,齐案判决给出了一定参照ha,其中不仅包含陈因姓名权dTL9、受教育权受损而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yYyB,例如包括复读费用在内的为再次接受高等教育所支付的所有费用vvw;还包括间接经济损失OEPoik。间接经济损失在齐案是以冒名者以齐的名义入职工作后所领取的工资为标准进行核算99。但M《国家赔偿法HtcE》的赔偿标准以p“直接损失R1y”为限FNyK1,这点又与民事赔偿不同w。此外kLOB,上述机关和学校因违法失职不仅造成了陈姓名权O、受教育权的损害hHDy,还严重影响其心理和精神VnTJ。陈春秀同样可向上述机关和学校要求精神损害赔偿ccV。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以当事人有人身权损害为前提W,姓名权当然包含在人身权的范畴内vmj。当事人要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从其获知职权行为违法时起算Izd,因此即使陈在16年后才获知自己被顶替的事实,也并不影响其要求国家赔偿。

  四

  因为被冒名顶替NBa,一直成绩优异的陈春秀与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8jWGv。彻底跌回底层的她因为没有学历而吃尽苦头4Du。她为JOb“落榜m”的遗憾所困UlT,也尝试通过参加成人高考来重新圆梦X。而正是这一决定最终使她发现16年前自己被冒名顶替的事实2。所以在对媒体的控诉中dm,除了表达对冒名顶替者的愤慨Q,陈最大的诉求还有重返大学oDD,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机会vyBp。山东理工大学对此态度前后发生重大转变p5l8,最初大学是以zMqDp6“并无先例Eq”而拒绝了陈的要求sas,之后大又表示B“愿意积极协助其实现愿望K0”tk0cq。

  撇开大学为应对舆情所进行的决策选择cesfo,此处真正需要探讨的是Y,那些被顶替者在法律上是否有要求重返学校的请求权ee,以及未尽严格审查义务的高校在处理这些顶替案时hQ3jc,除了对涉事工作人员进行处分Aqe,对于顶替者和被顶替者又应该在法律上如何安排处置Hovf?

  如上文所述fr5,高校属于依据法律JJ、法律FJ、规章授权而行使教育行政职权的主体1Hwj5。依据国家规定招录学生vq,对其进行教育管理AqD,并对完成学业cAZL、符合条件的学生颁发毕业证照和学位证照sM,都是其行使教育行政权的表现tZZ18。在招录学生的过程中To0c,高校除应严格恪守国家的招生制度l,为防止舞弊80,还应对当年录取的新生yUbQLW,进行照片P、考生档案iZtqJ、准考证eoqU、录取通知书XTIrY0、录取考生名册HxgQYG、身份证等信息的逐一对照核查。而山东理工大学正是未履行实质核查义务lKD,才导致顶替者最终蒙混过关udpY6。对于顶替者lR,高校的处置首先是如其尚在校就读Fw,就应主动注销其学籍7v5jg;若顶替者已经完成学业且获得毕业证照和学位证照y5AE,则应撤销向其颁发的相关证照且依法注销其学位证书。接受伪造身份者入校就读且向其颁发相关证照3,属于罹患1“重大明显违法f2”瑕疵的无效行政行为j9UhGt,也因此a8A8,陈春秀等被顶替者在法律上要求高校撤销和注销顶替者学籍和学位证书的诉求G4,可以在任何时间主张CK5,而并不受行政诉讼起诉期限的限制1I。

  但对于被顶替者重新返校就读的诉求XCw5,则需根据xjOX《高等教育法0i》再行分析uT。根据该法第19条规定Uw,“高级中等教育毕业或者具有同等学力的Ct,经考试合格00Z,由实施相应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录取uRjYlx,取得专科生或者本科生入学资格j0t”g。据此,赋予学生以入学资格为高校的教育职权QyK,是其行使教育自主权的重要表现Jo8O,其条件包括学生高中毕业或具有同等学历且经考试合格。从本条规定看a,陈具备入学资格似乎并无问题L6。但值得注意的是KeiK,山东理工大学向陈春秀颁发录取通知书是在16年前zJvSO,入学资格的赋予也是依据当时事实状况作出LHy4,这里参酌的要素既包含了考生当时的高考成绩ZSP(尤其是其在当年报考该校的学生中的成绩排名W)jD36tP,陈作为应届高中毕业生的年龄因素和身体因素1ue,也包含了公立高校当年的招生指标以及学校接纳学生的容量限制40l。这些条件都构成了入学资格决定的事实基础X6c。但大学赋予陈的入学资格决定kr,因为顶替者的行为并并未获实施PChZ。16年过去oIcKYG,此项入学资格决定的事实基础也已发生改变,这就使入学决定的效力不一定会一直存续slGI。也因此Gi6,尽管完全是因为他人的恶意劫掠zuSim,但陈已不必然具备要求学校按照16年前的录取通知书Pkj8X,重新接收其返校就读的请求权,换言之kQ,大学对是否接受陈重新就读具有自主决定权aD。

  但这种自主决定权又并不意味着大学可以不经任何斟酌裁量dUTQt,就可直接以Tasxt“没有先例vtK”为由拒绝陈的入校请求TM。既然16年前赋予陈入学资格的决定是依据一定事实基础作出,那么高校在决定是否重新接收其入校时SrUc3,就应考虑这些事实基础的改变是否会彻底排除其再入校就读的可能rPxN。例如bZ,被顶替者报考的专业对学生的年龄jJgr、身体状况都有一定要求0mX,时过境迁该生已经无法再适应该专业的学习EwV9;或者该生报考的专业学校每年有严格的指标限制Gr6M,学校也无法再在现有基础上扩容E2。如果事实基础的改变并不会从根本上构成被顶替者重新返校的障碍cTRJ2,那么大学完全可以在对被顶替者的学习状况y、身体状况进行基本考察3q,且充分听取其诉求的基础上,为其提供重返学校就读的机会M。尤其是受教育权作为基本权Xso,应比其他权利受到更高程度的保障c2ZJ,而这一点也对高校的自主裁量权构成更多的限制mnm。从这个意义上说mfvk,只要被顶替者没有影响重新入学的实质障碍y,高校也应接纳他们重新返校z。

  事实上Cl7O,16年过去OJirG,目前的高校在招录标准和培养方式上都已经相当多元,也拥有了更多的自主空间xVTw0,这也同样为陈春秀Cr、苟晶这些在十几年后才发现自己当初痛失入校机会的学生重新返校提供更多可能yayZ。

  五

  作为法律人e2K5S,我们总是幻想法律可以挽救一切不公BcR,可以抚平所有伤害1UXlc。但遗憾的是o,法律的作为永远都是有限的Ty,无论嗣后如何惩治做恶者9yw,如何对受害者予以补偿wlcSV,也根本不可能追回她们被偷走的人生KFg。但从另一角度而言32G1w,尽管法律是有限的buhVf,其又必须在最低限度内有所作为y,必须彰显最基本的公义WG。

  在这些冒名顶替案中Xpe,最令人痛心的是ZNB,那些被顶替者无一例外都是身处社会最底层的农家子弟PLm,他们没有权势可依傍NcSzR,唯一希望就是通过高考改变命运ak8A,却连这一点希望也被践踏了J。这里作恶者践踏的不仅是这些农家子弟的受教育权和借由教育获得的人生拓展可能mSkan,还有维系整体社会良性运转的教育公平mMpm。

  公众基于愤懑而要求严惩做恶者Y,甚至要求立法者将Qwsg“冒名顶替行为vJE5w”入罪W,但造成这些案件频发的原因又岂只是顶替者个人的内心幽暗soB,背后还有整个教育系统在践行教育公平方面的缺漏和失职o。回看陈春秀被冒名顶替的全过程GLFCRb,如果在招录过程中V,凡有一个主管部门在制度设计上更缜密审慎wJEUv,不致使审查过程完全为个人操控yvUf,那么冒名者就绝无可能如此轻易地打通各个环节rlKx。由此n,为避免类似案件再次发生wh9f,除了要严惩冒名顶替者8T,还需真正将实践教育公平作为教育行政机关与组织行动的首要目标csm,并通过更完善的机构和程序设置来实现公民的教育平等7cmS。

  7月cI,新一轮的高考即将到来l,惟愿公义彰显peNgU,使那wGjY8“流泪撒种的QJXUr,必欢呼收割lOSH。那带种流泪出去的Z0U,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Sqr”afnIU5。惟愿日光之下nC,所有的人生都不会被偷走Qn。

  作者赵宏FSQ,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Fh。法治中国XHw,不在宏大的叙事uH5,而在细节的雕琢。在mh8“法治的细节xCg6R”中0iD,让我们超越结果而明晰法治的脉络6EIFU。本专栏由法律法学界专业人士为您特供XzrO。

责任编辑oMTGT:郑亚鹏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